《羊崽》影评:新生的羔羊彻底改变了一切

要在不揭露《羊崽》的核心主题的条件下讨论这部冰岛生物惊悚片,几乎是个不可能的任务。由首度导演的瓦迪玛约翰松(ValdimarJóhannsson,过去曾参与《星际大战外传:侠盗一号》、《普罗米修斯》等好莱坞大片的特效制作)与冰岛诗人松(Sjón)合作编写的《羊崽》,可能会是你今年在大银幕上观赏过最诡异奇特的一部电影。

《羊崽》犹如是则融合着美丽与暴力的民间传说,描绘养育子女、悲伤、先天与后天等主题;同时也如一则残酷却富含诗意的童话,用一种诡谲却某方面令人似曾相似的口吻道出。我们首先认识Maria (欧蜜瑞佩斯Noomi Rapace 饰) 与Ingvar (赫米尔史纳古德纳松 Hilmir Snær Guðnason 饰) 这对牧羊农夫妻,他们居住在山林深处的一片农地,这里浓雾缭绕,仿佛时间都被凝固在此。你很轻易地能察觉到他们的生活并不怎么开心,两人鲜少交谈以及露出笑容,我们第一回听到夫妻的交谈是在餐桌上,Ingvar提到报纸上写着时空旅行的可能性,从Maria的反应你会隐约感受到两人过去有个痛苦的回忆(电影直到结束都未曾透露到底是什么事)。

不过「幸福」随即降临,两人在为一头母羊接生羔羊时,这头新生的羔羊彻底改变了一切,两人停下了动作、互相交换了眼神、脸上浮现复杂的表情,切至下一颗镜头,Maria抱着这头初生羔羊走入他们的卧房。我对剧情的描述必须在这里打断,要不然我肯定会坏了你的观赏乐趣。从这里开始,导演瓦迪玛约翰松建立起一股吊人胃口的情绪,逼得观众急于想搞清楚到底发生事件全貌为何,在维系着悬疑感的同时,电影也慢慢展示出养育子女、心理创伤、贪婪、人性自私等主旨。

在摄影师伊莱艾伦森(Eli Arenson) 的掌镜下,导演瓦迪玛约翰松发展出一套令人沉浸且充满灵魂的视觉风格,也让演员们能完全投入在这个极为非比寻常的表演之中,欧蜜瑞佩斯(虽然她是瑞典人,仍说出一口流利的冰岛语)的表情与肢体语言相当迷人,即便是电影最不真实的转折中,也不会让观众顿时感到可笑与荒谬。

大家在观看电影《羊崽》是非常不舒服的体验。孤立的场景、诡异的寂静感、犹如恶梦般的寂寞、成为父母的焦虑、人类与动物之间的关系…,从以上的描述,当A24在电影于今年坎城影展一种注目单元首映前夕,宣布买下北美发行版权的消息就并不怎么让人讶异了。A24在近几年挖掘了罗柏艾格斯(Robert Eggers) 的《女巫》、艾瑞艾斯特(Ari Aster) 的《遗传厄运》这两位当代影坛最天才的恐怖大师,可以预料导演瓦迪玛约翰松惊人的处女作也绝对会让他步入镁光灯之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MRY » 《羊崽》影评:新生的羔羊彻底改变了一切

赞 (4)
'); })();